医武狂枭:第4章 望闻问切

作者:仙气冲天 主角:薛海白虹 来源:掌中云


时间很快过了中午,至于那群老人也都没有再来。倒是也有几个胆大的,看到这里没事后,也被薛海很快治好了。况且这群老人也都没什么大病,无非就是失眠关节炎之类的。
“行了,我去比试了,你在这里好好看着。”薛海拿出纸笔写下自己的手机号,递给白虹继续吩咐道:“有什么事就打我的电话,有病人的话让他们明天请早吧。”
白虹很不情愿的接过纸张,还是不死心的问道:“我真的不能去吗?”对于她来说,这种中医比试还是挺有意思的,反正在以前她也没见识过。
不得不说,洗了个澡换了身干净衣服的白虹更显得楚楚动人。头发还没有干透,有些湿潞,大眼睛一眨一眨的,像极了一个美丽精致的瓷娃娃。
薛海摇摇头,直接离开。对于她的装可怜,可一点都没有激起他的同情心。
果不其然,他才离开没多久,这白虹就开口大骂了起来……
广盛医馆,距离薛海的医馆也就不过五分钟的脚程。不过这广盛医馆门面却是极为漂亮,门前盘踞两个石狮,整个医馆分为三层,风格有些古风,看起来很是舒服。
薛海也没管那么多,径直走了进去。
医馆内,除了闫振山,也的确多了许多人。其中有三个老者,个个都是气定神闲的坐在位子上,各自喝着茶。除此之外还有三个中年男人,看起来大约五十岁左右,应该也都是青平市一些医馆的老板。
“哼,我还以为你不敢来了。我可告诉你,今天坐在这里的,都是青平市中医界有头有脸的人物。你要是不想身败名裂,还是早早认输滚蛋的好。”闫振山看到薛海走进来,嘴上还是那般口无遮拦。
“你的话,还是留给你自己吧。”薛海可懒得跟他废嘴皮子。
“小山,你年岁比这小伙子大,吃的米也比他多。他跟你比试,本就是你占上风。即便是你占着理,也要得饶人处且饶人。”这时,座位上的一位老者开口说道。
闫振山一看是他开口说话,连忙谄媚的笑道:“是是是,林老教训的是。”
这时……
林老也站起身,像是一个主持,说道:“小伙子,你叫什么名字?”
薛海抱拳行礼,礼节方面很是到位:“小子薛海,见过各位前排。”即便他的医术自认在场无一人是对手,但对于中医界的长着,总是要尊敬的。
“恩,是个好苗子。”林老打量了他一通后,继而口吻有些严厉:“我看你应该也有些医术,不过咱们行医之人最重要的就是医品和医德。用伪劣的药材应付病者,不仅仅是我们良心上的亏欠,更会让病者陷入莫大的痛苦。今日,就算是你的一个小教训吧。”
通过这番话,薛海也不难猜想闫振山是怎样一番添油加醋。不过,对于这些他现在并不想解释。毕竟闫振山已经先入为主,他要解释,也只有在比试后解释。
“林老,多说无益,有些话容我在比试后再说吧。”薛海微微一笑。
“今日你们的比试仍是老规矩,望闻问切。为了公证,不允许你们来安排病人。这样吧,你就当我们这三个老家伙为病人。每一项,一个个来。得出答案后,写于纸上。当比试结束,由我们三个老家伙来点评,如何?”说起来,林老倒也是极为公正。
光是这一手,就没有任何一方作弊的嫌疑。
至于望闻问切,也是中医最基本也是最高深的基础医术。其中望,指的是观人气色;闻,指的是听人气息;问,指询问症状;而切,则是指模脉象。
虽说这望闻问切是最基本的,但也是最考验中医医术的。所以无论是从古至今,若有行医之人,特别是中医比试较量时,通常都是以望、闻、问、切来当成比试的项目。
其他两位老者似乎天生沉默寡言,只是淡然点头,并没多说一句。
“我没意见。”闫振山自然是不惧,自信满满的说道。的确,诚如林老所言,他跟薛海比试的确是他占了上风。不过只要能把这个毛头小子赶走,丢丢老脸也没什么大不了。
“我同意。”薛海也答应下来。
霎时,比试就算是开始了……
自然,第一个出手的人肯定是闫振山,他现在可是迫不及待的想要看薛海出丑的样子。接下来的望闻问切中,闫振山也的确是不俗,仅仅通过面色就瞬间判断出三位老者的身体状况。很快,他就写好了四张纸张。
写好的纸张递给三位老者后,这三位老者相互查阅了一番,也都点点头表示满意。这三人可都是中医大家,身体上自然不会有什么大毛病。但是一些小毛病闫振山也都详细的指出,医术自然是没说的。
“小山,你的医术又精进不少,想来你父亲九泉之下也可安息了。”林老则更是赞许,毕竟他跟闫振山的父亲可是生死之交。若不然,他对闫振山的称呼也不会这么亲切了。
当然,如果不是这层关系,闫振山也请不来这三位大人物。
林老赞许了下他后,又对薛海说道:“好了,现在到你了,希望你这个小家伙能给我们这群老家伙一个惊喜吧。毕竟中医界,很少出一些少年翘楚了。”
在他看来,即便是薛海贪财轻德,也都只是年轻导致。如果薛海真的是一颗好苗子,他也不介意亲自教导一番。在他的心里,中医为本始终都在第一位。
殊不知,薛海早就在进门的时候,就已经看出这三位老者身体状况了。同时,他也对林老更加的好奇。因为在他的身上,他隐隐看出一种古病。不过要确诊的话,必须要等他切脉后才能确定。
随后,薛海也开始了自己的望闻问切。
很快,他的望闻问切也已经结束。不过却只写了两张纸,这两张纸上也是关于林老之外其他两位老者的身体状况。其中的内容,比之闫振山更加的丰富,也提出了该怎么配合调理的法子,而且是不用服药的。
在中药里,是药三分毒,中药在这其中更显。所以,薛海在治病的过程中,通常都是能不采取药物治疗就尽量避免,通常都是用一些偏方和土方来化解。
“好了,你们先看这两张纸。”薛海写好第三张纸后,只把那两张纸递了出去交给林老他们查验。至于那第三张纸则是拿在手中,没有交出去的迹象。
虽说林老他们不解,但还是先看了这两张纸。
“恩……医术很深,有几分国手之风。不用药,又以偏方为主,倒像是江北别氏的风格。小子,我且问你,你可是江北别谷子的徒弟?”坐在最左侧一直没开口的老者,在看到薛海的那两张纸后,赫然问道。
国手,在中医界来说可算是极高的荣誉。只有中医名家,才能配称之为国手。而他口中薛海有几分国手之风,已经是对他最高的评价了。
另外一位老者也是点头赞同,不过并未说话。但是看着薛海的眼神,也善意了许多。
“不是。”薛海虽然知道江北别氏,不过他并不是别谷子的徒弟。真要论起来,他跟别谷子应该还算是师兄弟。至少,这是他那个便宜师父曾经有意无意中说出来的。
林老看了那两张纸后,即震惊又奇怪:“恩,小小年纪医术了得,当然是不俗。不过你为何只有他两人的纸张而没有我的?”
这时,闫振山整个大脑已经彻底懵了,完全说不出一句话来。
薛海看了眼手中的纸张,也在此刻递出去如实说:“这张纸,还是请林老自己观看最好。”

章节 设置

上一章 | 返回目录 | 下一章

章节X

第1章 医馆救人第2章 神秘姑娘第3章 医术比拼第4章 望闻问切第5章 遗传古病第6章 白虹遇险

设置X

保存 取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