免费《狂龙医婿》小说完结版阅读

2021-03-05   来源:天天小说网
  • 免费《狂龙医婿》小说完结版阅读

    《狂龙医婿》这本小说的主人公叫做林尘柳若溪,是由林尘柳若溪最新创作的一本穿越类小说,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。《狂龙医婿》第4章:“小伙子,你认识他?难道他不是医生?” 那个拿出别针的女人,顿时紧张起来,如果把人医死,是她的凶器,岂不是间接成了帮凶。 为让大家都听见,黄东强嗓门提高几个分贝,

    状态:已完结
    APP下载 微信阅读

《免费《狂龙医婿》小说完结版阅读》 介绍

《狂龙医婿》这本小说的主人公叫做林尘柳若溪,是由林尘柳若溪最新创作的一本穿越类小说,是一本难得的情节与文笔俱佳的好书。《狂龙医婿》第4章:“小伙子,你认识他?难道他不是医生?” 那个拿出别针的女人,顿时紧张起来,如果把人医死,是她的凶器,岂不是间接成了帮凶。 为让大家都听见,黄东强嗓门提高几个分贝,

《免费《狂龙医婿》小说完结版阅读》 免费试读


“撤职?问过我吗?”
被人遗忘,一直默不作声的林尘,突地开口。
目光缓缓扫过,最后,落在柳儒瀚脸上。
“你?你一个吃软饭的废物,连做公司员工都没资格,做什么样的决策,需要向你请示?我姐把你拉进来,还真拿自己当根葱了!”
柳宇轩轻蔑的看着林尘,这废物净刷存在感。
“林家的家务事,哪轮到你一个上门女婿插嘴,没有一点规矩,真不知若溪平时怎么管教的。”
“是啊,没大没小,没教养,出去吧,别在这儿影响大家心情。”
柳若溪也狠狠瞪了眼,低喝:“不让你来,就是不听。”
林尘旁若无人,看向柳宇轩,抑扬顿挫道:“我不是公司一员不假,但若溪是我妻子,你们扪心自问下,在她没有接手公司之前,公司是什么样状况?”
“别说了。”
柳若溪轻轻拽下他衣服。
“每年销售额不足五百万!几年来,在我妻子英明领导下,销售过亿,纯利润不低于六千万,而她呢,每年拿到的工资和红利,只有可怜的三百万不到!”
林尘越说越气愤,略微停顿,从每人脸上扫过,大家沉着脸,不说话。
继续道:“那么多利润都进了谁的腰包?相信大家心知肚明,如果开除若溪,问问你们的良心,会心安理得吗?”
柳若溪没想到,一向沉默寡言的林尘,居然说出这些大道理,而且思路清晰,有理有据,容不得驳斥,以前怎么没发现。
“你不要挑歪理,行啊若溪,你还有这么一手,今天就算这废物把天说塌了,总裁的位子也不可能让你继续做。”
柳宇轩认为林尘这套说词,是柳若溪提前写好,让林尘背会,不然,怎会一针见血。
柳若水略有兴趣,林若溪的废物老公,口齿伶俐,层次分明,丝毫不怯场,就这份心态,一般人绝对装不出来,难道是她教导有方,大脑给开发了?
“你代替不了家主,说的不算!另外,我可以告诉你,如果开除我妻子,将是柳家最大损失!”
话毕,林尘和其他人一样,等待柳家家主柳儒瀚表态。
“吵够没?这是高层会议,不是在家里,一个个成何体统!”
柳儒瀚脸色阴沉,刚才林尘一番话把他刺的不轻,“现场在坐的,都是我们柳家族人,若溪的能力有目共睹,不能直接否定她的业绩。”
“我觉得应该给她一次机会,大家应该都知道,与我们红颜集团合作的天南医药公司,从去年开始,欠我们三千万货款,如果三天之内,若溪能够要回来,总裁的位子还是她的,大家意下如何?”
“同意。”
“同意。”
现场除柳若溪本人外,全部举手通过。
柳宇轩都笑出声来,林尘个傻帽,坑妻啊,天南药业,在宋城谁不知道,大老板牧涛,认敢招惹,除非嫌命长。
不仅他知道,其他人也有所耳闻,以往去找牧涛要帐的,钱没要到,反而被打残废,甚至有的人,神不知鬼不觉从地地球上消失。
如果让柳若溪去,被抓走买到境外去也有可能,这一点,柳若溪也清楚,不然,三千万货款,为何迟迟要不回。
三月前,柳若溪去过四海药业,而且见到大老板牧涛,牧涛毫不避讳告诉她,只要陪他睡一觉,随时都能把货款给结了。
她脸色铁青,粉拳紧握,哪怕不做总裁,也不能去,可林尘不但举手赞成,还示意她答应。
“怎么?怕完不成任务?那就让位啊。”
柳宇轩不依不挠,心里巴不得柳若溪出事,如此以来,他姐就能名正言顺当上总裁。
“是啊,给你机会,若是把握不住,只好做个小职员,从头开始。”
“那个牧总,心狠手辣,唉,不好要啊!”
柳若溪见过牧总,轻轻咬着嘴唇,就在她打算拒绝时候,林尘再次开口,“我替若溪接下。”
嘎,瞬时变得寂静无声,真是无知者无畏,如果让林尘知道牧涛是什么样的人,估计就不会应下。
“好,年轻人果然有魄力!”
柳儒瀚脸上多出一丝笑意,“三日之约,若要不回货款,自动让位,由若水接任。”
“会议到此为止,散会!”
生怕柳若溪反悔,柳儒瀚迫不及待大步离去。
柳宇轩幸灾乐祸的冲林尘竖起大拇指,“谁有你这样的好老公,是谁无上荣耀,哈哈,祝你们马到成功!”
柳若水临走前,不忘提醒,“听说牧总是个大魔头,喜欢年轻漂亮女孩,若溪你可小心喽,别到时候钱没要回,把自己赔进去。”
柳若溪脸色阴冷得几乎凝霜,突然低吼道:“你知道牧涛是什么人吗?以为自己是谁呀胡乱替我接下单子?”
还觉得不解气,又道: “真以为三千万我要不回吗?只要我点下头,答应牧涛的要求,他会亲自送过来!”
然而,她不是那种随便女人,虽说与林尘之间有名无实,但在没离婚前,身体绝不会出轨,何况,不喜欢牧涛,她曾想过,哪怕便宜林尘,也不给那种人。
“明天就要离婚了,你这是报复我吗?”柳若溪抬起雪白粉颈,眼眶泛红,泪光闪闪。
“好啊,成全你便是。”
当着林尘面,她拿出手机,拨出一组号码。
“牧总,是我柳若溪,之前你说过的条件还算数吗?我答应你!地址发过来。”
林尘心里有种不安,不就去要个帐,至于这样吗。
“是我接下的帐,由我去要,你在公司等消息。”
柳若溪幽幽叹口气,自己错了吗?三年前不该救他,更不该跟他结婚,以为他会有上进心,找份体面工作,可三年过去,不思进取,原地踏步。
孽缘因她而起,那么,迟到的报应认了。
缓缓起身,往外行去,“你亲自送我去!”
几分钟后,一辆宝马徐徐从红颜大厦驶离。
路上,两人没说一句话,直到车子停在天南大酒店,柳若溪先是合上眼,随之缓缓睁开。
“在车上等我。”
抓起包就要下车,却发现手臂被林尘抓住。
“我去吧。”
“撒开!你去送死吗?”
挣脱开去,柳若溪决然的走向酒店。

热门小说