宫斗小说推荐无弹窗傲世狂尊在线阅读

2021-01-13   来源:天天小说网
  • 宫斗小说推荐无弹窗傲世狂尊在线阅读

    陈朽苏秋雨是知名作家玖月《傲世狂尊》小说作品中的主角,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、笔尖流淌,酣畅淋漓,感觉身在其中。那么文章的结局如何呢,赶紧来看一下吧,本章讲述的是:陈朽笑了笑,道:“他消失了最好,现在苏凌雪在赌约之中没有优势了,看来我们赢定了。”“哪有那么容易......现在杨氏药业控制在一个神秘的大

    状态:已完结
    APP下载 微信阅读

《宫斗小说推荐无弹窗傲世狂尊在线阅读》 介绍

陈朽苏秋雨是知名作家玖月《傲世狂尊》小说作品中的主角,这本小说文笔情丝顺着、笔尖流淌,酣畅淋漓,感觉身在其中。那么文章的结局如何呢,赶紧来看一下吧,本章讲述的是:陈朽笑了笑,道:“他消失了最好,现在苏凌雪在赌约之中没有优势了,看来我们赢定了。”“哪有那么容易......现在杨氏药业控制在一个神秘的大

《宫斗小说推荐无弹窗傲世狂尊在线阅读》 免费试读



陈朽正思考着,苏秋雨的电话响了起来,她犹豫了一会之后才接通,柳眉很快皱了起来。

挂了电话后,苏秋雨咬着嘴唇道:“陈朽,奶奶知道你回来了,她让我......带你回苏家一趟。”

说完,苏秋雨一脸的担忧。

“也好,我也正想回去看看,苏家这群冷血的畜生,到底有多面目可憎!”

陈朽冰冷道,心里无比愤怒。

他对苏家,比七年前更厌恶了!

苏秋雨是苏家的三小姐,就因为跟他相爱,生下了苏不悔,就被苏家赶了出来,这么多年完全不管她的死活。

甚至,欺辱她!

就连苏不悔病重,苏秋雨去跪求他们借钱,他们也无动于衷,反而纵容下人欺辱苏不悔。

这样的苏家,陈朽恨不得直接灭了。

“陈朽,你不要那样想,当年确实是我让他们丢脸了,我并不恨他们......”

苏秋雨皱着柳眉道。

“秋雨,你就是太善良了,他们都那样对你了,你还帮他们说话!”

陈朽有些生气。

“无论如何,他们都是我的亲人!陈朽,如果你想跟我在一起,那我们就一起努力,总有一天我们会得到他们的认可,他们的祝福的。”

陈朽闻言,心里叹息一声,有些无力,他知道扭转不了苏秋雨的想法,干脆不说了。

很快,他们就来到了苏家庄园外。

看着苏家豪华的门庭,陈朽忍不住无限感慨。

他八岁就被母亲卖给了苏家做佣人,在苏家做了十年仆佣,除了苏秋雨,几乎所有人都欺辱他。

七年之前,他无力反抗这一切,甚至保护不了所爱的人,被赶出了苏家。

而七年后的现在,他再次回到苏家,却再不是那个任人欺负的瘦弱少年了。

他要娶秋雨,要守护秋雨,守护不悔!

苏家若阻挡,那苏家当灭!

苏家若不许,那苏家将不复存在!

陈朽抱着苏不悔,拉着苏秋雨,大步走进了苏家庄园。

“呦!你们居然真的来了,一个卑贱的佣人,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,还真是贱人配狗,天长地久!”

突然,骂声传来,却是苏凌雪。

苏凌雪脸上的巴掌印都还没消失,她怨恨的盯着陈朽,恨不得将他给剐了。

“苏秋雨,你居然还把这个跟佣人生的狗东西野种也带来了,真是晦气!”

苏凌雪继续恶语道,言语如刀,刀刀伤人。

苏秋雨俏脸一白,内心无比的屈辱。

陈朽也怒火升腾,就想动手教训苏凌雪,却被苏秋雨紧紧拉着,带着哀求的朝他摇了摇头。

陈朽冷哼一声,没再理她。

苏凌雪见此,越发放肆起来,冷冷道:“该死的佣人,你想要多少钱才肯离开苏秋雨,直接开个价吧,五十万?还是一百万?要觉得不够我还可以再加!反正你勾搭她,不就是为了钱吗?”

“嘿嘿,二妹,他的胃口怕是不止这么点!说不定人家想要的,是整个苏家的产业呢!”

这时,又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,那是一个二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子,高大英俊,一脸高傲神色。

陈朽认识他,她是苏家的大公子苏景龙。

在苏景龙身边还有一个青年,同样一脸倨傲,他是张家的二少爷,名叫张启凡,苏凌雪的男朋友。

“我想要苏家的产业?真是可笑,整个苏家白送给我,我都看不上眼!”

面对冷嘲热讽,陈朽终于忍不住反击道。

他一脸狂傲,无比鄙夷。

区区一个苏家,在蓉城勉强能排进前五,苏氏集团的主业是制药与医馆,市值不过几十亿。

就算把苏家卖了,都不够马腾龙送给他的讨好钱多。

苏家这点产业,他看得上眼?

陈朽说的是实话,但苏景龙与苏凌雪却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,哈哈大笑起来,一脸的嘲讽与鄙视。

“你这个可笑的佣人,你以为你是谁?大言不惭,只会让我们更瞧不起你!”

苏凌雪嘲讽道。

苏秋雨闻言,咬紧嘴唇道:“凌雪, 我不许你这样说陈朽!”

“我就这样说他怎么了?他本来就是一个佣人,一个废物而已!苏秋雨,他到底哪里好了?他比得上周家的周俊吗?比得上杨家的杨子聪吗?你拒绝周俊跟杨子聪,却等了他这么多年,你是不是脑袋有病?”

“我告诉你,这个可笑的佣人,连我家启凡的一根腿毛都比不上,也就你这样的傻子,才能被他骗了身体!”

说完,苏凌雪紧紧的抱着张启凡的胳膊,一脸骄傲。

张启凡淡淡一笑:“凌雪,拿我的腿毛跟他比,有些过分了吧,这太羞辱我的腿毛了,我的腿毛可不是垃圾。”

“嘻嘻,启凡你说得对!”

“某些人,就是垃圾!”

苏秋雨脸色苍白,陈朽忍不住要动手了。

苏秋雨却咬着银牙道:“是!陈朽没有你说的几人优秀,也没有他们背景深厚,没有他们有钱!”

“但,他是我爱的人,这就足够了!总有一天,我会向你们证明,我的选择没错!”

她说完,陈朽顿时无比感动。

苏秋雨这么信任他,他又怎么能让她失望?

怎么能让她受辱?!

他冰冷的看着三人道:“一群井底之蛙,在我眼里,你们才是一个笑话!说实话,我随时都能捏死你们!只是那样做太没有意思了,我现在倒开始期待,你们将来被疯狂打脸时的表情。”

“希望到时候,你们还能这么无知狂妄,不要跪下来求我,不要舔我的鞋!”

“可笑!你这个卑微的佣人,有脸这样跟我们说话?信不信我一句话,就能让你灰溜溜的滚出蓉城,甚至让你死无葬身之地!”

苏凌雪愤怒的骂道。

陈朽朝她冰冷一笑,淡淡道:“你可以试试!”

“大公子、二小姐、三小姐,家主让你们去议事厅。”

这时,一个老仆人走过来说道,打断了几人的争执。

几人这才停止对骂,来到了议事厅。

议事厅中,一个银发苍苍的老妇人,端坐在首座上,她不怒自威,充满威严,眼神锐利如刀。

她就是苏家的主母苏锦秀,苏家真正的掌权者。

“奶奶好......”苏凌雪三人恭敬道。

“奶奶......”

苏秋雨也轻轻叫了声,然后对苏不悔道:“不悔,快叫太奶奶。”

不等苏不悔开口,苏锦秀便淡淡道:“不必了,我可没认她这个曾孙女,她这样的野种,不配做我苏家人。”

“奶奶......!”

苏秋雨脸色瞬间苍白,但接触苏锦秀冰冷的眼神,却说不出话来。

苏锦秀不理会她,看向陈朽,冷冰冰道:“陈朽,你母亲把你卖给了苏家,所以你这辈子,都只能是苏家的佣人!最卑贱的佣人,你既然回来了,以前的事我可以既往不咎,但你以后,要继续在苏家做佣人。”

“以后,你就专门清扫苏家的厕所吧。”

“哦,你确定吗?”陈朽弑杀之气瞬间逼出,声音幽冷犹如地狱中传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