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幸孕宠妻:战爷,晚安!》小说最新章节_(洛诗涵战寒爵)全部章节免费阅读

2020-10-18   来源:天天小说网
  • 《幸孕宠妻:战爷,晚安!》小说最新章节_(洛诗涵战寒爵)全部章节免费阅读《幸孕宠妻:战爷,晚安!》小说最新章节_(洛诗涵战寒爵)全部章节免费阅读

    新书推荐,《幸孕宠妻:战爷,晚安!》小说最新章节_(洛诗涵战寒爵)全部章节免费阅读《幸孕宠妻:战爷,晚安!》言安小说介绍: 洛诗涵用了两辈子都没能捂热战寒爵的心,索性顶着草包头衔,不仅设计了他,还拐了他的两个孩子跑路。 惹得战爷肺气炸裂。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她会死无葬身之地时。 隔天却发现战爷卑躬屈膝的站在大街上哄小祖宗:“乖,跟我回家!” “我有条件?” “说!” “不许欺负我,不许骗我,更不许对我摆高级厌世脸,永远觉得我是最漂亮的,一想到我就要笑……” “依你!” 路人倒地:这就是传说中的一物降一物? 战爷表示很无奈:自己调教出来的小狐狸,既然调教无方,那只能一条路抹黑宠到底!

    状态:已完结
    APP下载 微信阅读

《幸孕宠妻:战爷,晚安!》小说最新章节_(洛诗涵战寒爵)全部章节免费阅读 介绍

《幸孕宠妻:战爷,晚安!》言安小说介绍: 洛诗涵用了两辈子都没能捂热战寒爵的心,索性顶着草包头衔,不仅设计了他,还拐了他的两个孩子跑路。 惹得战爷肺气炸裂。 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她会死无葬身之地时。 隔天却发现战爷卑躬屈膝的站在大街上哄小祖宗:“乖,跟我回家!” “我有条件?” “说!” “不许欺负我,不许骗我,更不许对我摆高级厌世脸,永远觉得我是最漂亮的,一想到我就要笑……” “依你!” 路人倒地:这就是传说中的一物降一物? 战爷表示很无奈:自己调教出来的小狐狸,既然调教无方,那只能一条路抹黑宠到底!

《幸孕宠妻:战爷,晚安!》小说最新章节_(洛诗涵战寒爵)全部章节免费阅读 免费试读

第4章

半个小时后。

劳斯莱斯停在岐山公墓的门口。

战凤仙透过玻璃窗看到“岐山公墓”四个大字,顿时花容失色。

她此次回国的目的是为了探望病重的奶奶,难道奶奶她已经......

“奶奶在这里?”战凤仙声音哽咽。

战寒爵纠正道,“是洛诗涵。”

“大嫂?原来大嫂葬在这里啊?”

战凤仙松了口气,随即疑惑道,“今天又不是清明节,你还来看大嫂?”

下一秒,战凤仙忽然激动的叫起来:“我就知道你对大嫂还是有感情的!要不然怎么可能生出战夙那种变态的天才宝贝来。”

战寒爵已经迈开大长腿,向那高高的台阶走去。台阶两边,种植着大片的青松柏树。

听到战凤仙的话,战寒爵身子一顿,清风里飘来他阴测测的声音,“战夙是意外,与爱无关!”

战凤仙咂咂嘴失落道,“这样的意外为什么不多来几次?大哥的基因那么优秀,没有多生几个宝贝真是暴殄天物。”

“不会每个孩子都像战夙那么走运,没有遗传到他母亲的劣质基因。”提到战夙,战寒爵冰冷的俊脸有了一丝温度。

他的儿子战夙,不仅长得像他,更是遗传了他的天才基因。

五岁的孩子,已经是世上顶端的黑客。

战凤仙虽然也喜欢侄子,可是看不惯战寒爵那副恃才傲物、唯我独尊的臭模样。

所以毫不客气拆台,“是,遗传了你所有的优点,也遗传了你所有的缺点。妈妈说他比你小时候还高冷话少,担心他是不是得了自闭症。”

“话少不好吗?”战寒爵从来不觉得儿子有什么问题。

战凤仙绕是无奈的叹口气,“你是没有见过其他孩子!爱哭爱笑爱闹——才有童真。”

战寒爵莫名其妙的就想起机场出口遇到的那个小女孩。

“刚才就遇到了。小女孩除了长得可爱,毫无可取之处。如果这就是你说的童真,战夙不要也罢!”

说完,战寒爵的目光便投向公墓群里寻找目标墓碑。

听到战寒爵的话,战凤仙也懒得与他争执。

“大嫂的编号是多少?”战凤仙问。

“674。”战寒爵脱口而出。

“674?你去死?”战凤仙吐槽,“大嫂可真够倒霉的,竟然抽到这么悲催的编号?”

战凤仙没看到,战寒爵颀长背影蓦地一顿。俊美如铸的脸庞立刻笼罩着一层阴霾。

周遭的气压似乎都降低了不少。

674?

你去死?

竟然有这层含义?

这数字是巧合还是人为的安排?

若非巧合,便是洛诗涵那死女人故意装死,导演了一出金蝉脱壳的戏码骗了他?

等战寒爵找到真正的674编号的公墓时,看到墓碑上雕刻着的名字时,战寒爵彻底僵住。

果然,他被洛诗涵耍了!

墓碑上镌刻着一列龙飞凤舞的字体:严铮翎之墓!

严铮翎,怎么会是她?

战凤仙走过来,看到墓碑上的“严铮翎”三个字时,没忍住嚷嚷起来。

“大哥,是铮翎姐哎。”

战寒爵直勾勾的望着墓碑,对于洛诗涵的墓碑怎么变成了铮翎的墓碑,他觉得匪夷所思。

严铮翎可是腹藏诗书气自华的大家闺秀,洛诗涵却是乡下来的私生女。

两个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人,怎么会是同一个墓碑?

“大哥,674是铮翎姐的墓地,那我的大嫂葬在哪里呀?”战凤仙迷迷糊糊的问。

战寒爵眉眼漫出一抹冷笑,“我想她还没死,不过离死也不远了。”

等他抓到她,一定让她死得透透的。

战寒爵又对着墓地发了一会呆,眸光里似有留恋和不舍。

良久后才起身离去。

回到车上,战寒爵给他的助理拨打了一个电话出去。“想办法让病人黄志秀的家属尽快将她转移到寰亚医疗中心来!”

电话那头,助理官晓明显呆怔了许久。

黄志秀是已故少奶奶的母亲。

他记得当日他发现少奶奶的母亲时,曾经请示过总裁,当时总裁大人的原话是:我出钱给她治病,不过以后我不想再听到有关她的任何消息。”

怎么这么快,总裁就亲自插手了?

“是。”官晓应道。

挂了电话,战寒爵的唇角勾出一抹冷笑。

战凤仙打了一个寒战,看到战寒爵那诡谲的表情,她就知道,洛诗涵要倒大霉了。

......

洛诗涵在锦绣城安顿下来。

当天晚上,洛诗涵接到母亲所在的医院的电话。

对方告知她,因为母亲病情突发加重,建议她尽快将母亲转移到寰亚医院的肾脏内科。

寰亚医院,那可是战寒爵的产业。

洛诗涵顿时失了神。

她原来是打定主意一辈子不踏入战寒爵的领域的,可如今才知道,世事难料!

不过,战寒爵也未必还记得她?

洛诗涵心存侥幸心理,鼓起勇气,决定还是去一趟寰亚医院。

第二天。

为保险起见,洛诗涵改变一贯的淑女风,留起杀马特的造型。

梳着一头脏辫儿,画上新潮的妆容,黑色眼影,夸张的姨妈色口红涂到唇线以外。然后戴着滑稽的圆框墨镜,这才打了车去了寰亚医疗中心。

当洛诗涵将母亲的病例投递给挂号医生时,挂号医生别有深意的看了眼洛诗涵,然后鼠标轻轻一点......

战寒爵的手机忽然响起警笛鸣叫声,他几乎是立刻抓起一旁的手机。

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消息后,那张性感魅惑的薄唇勾出一抹邪肆的孤度。

“洛诗涵,我看你往哪儿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