宠婚似火:慕少娇妻18岁by花千洛_(陆音离慕云霆)在线阅读-全文目录阅读

2020-10-23   来源:天天小说网
  • 宠婚似火:慕少娇妻18岁by花千洛_(陆音离慕云霆)在线阅读-全文目录阅读

    《宠婚似火:慕少娇妻18岁》第一次见他,这个禽兽,欺负她!第二次见他,趁火打劫老娘的坏人!第三次见他,这个恶魔!坑货!第四次见他,救我就是为了钱!混蛋!......嘤嘤嘤!陆音离怎么想都觉得自己的人生太过悲惨,渣男劈腿,闺蜜算计,现在又招惹了丽都城最难惹的大Boss!她发誓宁愿死也不愿跟他扯上半毛钱关系!然而...

    状态:已完结
    APP下载 微信阅读

《宠婚似火:慕少娇妻18岁by花千洛_(陆音离慕云霆)在线阅读-全文目录阅读》 介绍

《宠婚似火:慕少娇妻18岁》第一次见他,这个禽兽,欺负她!第二次见他,趁火打劫老娘的坏人!第三次见他,这个恶魔!坑货!第四次见他,救我就是为了钱!混蛋!......嘤嘤嘤!陆音离怎么想都觉得自己的人生太过悲惨,渣男劈腿,闺蜜算计,现在又招惹了丽都城最难惹的大Boss!她发誓宁愿死也不愿跟他扯上半毛钱关系!然而...

《宠婚似火:慕少娇妻18岁by花千洛_(陆音离慕云霆)在线阅读-全文目录阅读》 免费试读

第六章 有意退婚

白夫人今天只是来走形式的。

当初要不是念着陆音离是楚老的心肝宝贝,她才不会同意自己的儿子跟她交往!

然而,时过境迁,陆音离废了,她的儿子在演艺圈却是如鱼得水,赶着上门提亲的名媛早已踏破门槛。

她无时无刻不在后悔这门亲事,既然陆四海有意要变更,她自然无异。

忽然,人群内出涌起一阵骚动。

“我靠,我没看错吧?嚣张跋扈的大小姐,居然会去搀扶老人家?”

“该不会是出车祸真把脑子摔傻了吧?”

“切,你们懂什么,这叫为上位赚好感,懂吗?”

“不过,她好像瘦了,还变高了......”

“瘦?那么胖还穿着军大衣,哈哈,她猴子派来的逗比吗?!”

陆音离心底一颤,她只不过是伸手扶了一下,差点被被媒体记者挤倒的公司元老刘老爷子,这耳边之声就如此之臭。

她要是不伸手......

眸光掠过,陆音离那双眼睛无辜的让人心疼,记者们讪讪地闭了嘴。

其实,陆音离的眸光更多的是在找寻那一抹小身影。

然而注定要失望了。

陆四海怎么会让弟弟出场这样隆重的场合?

听到大家的议论,刘老爷子抬眸,擦了三次眼睛,才敢确认:“离......离儿!”

话落,他像是受惊老骆驼一样,慌忙抽身站稳。

陆音离没有生气,这都是她以前种下的果。

外公在的时候,她就喜欢捉弄刘老爷子,而且每次都能给刘老爷子意想不到的惊吓,久而久之......

刘老爷子有条件反射她理解。

陆音离垂下眼帘,点头嗯了一声,再抬眸的时候,那双纯净的眸子,波光莹莹,有种随时要落泪的柔婉。

“以前的事,是离儿不对,还请刘爷爷原谅。”

刘老爷子心一揪,这才重新打量起他这位故友的外孙女。

泛黄的军大衣,想当初还是他送给楚老的寿礼,如今套在陆音离的身上,显得特别土气。

可她生的清秀,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,灵动有神,三年未见,小丫头倒是长高了不少。

原本以为,她这么臃肿是因为胖,离近了才发现,她那空荡荡的大厚袍子,掩饰了她所有的瘦小。

“唉!”刘老爷子沉沉地叹了口气。

三年倒真是磨灭了这孩子的傲气,想起故友的嘱托,刘老爷子忙将事先准备好的礼物递了过来。

“生日快乐,音离。”

刘老爷子浑浊的眼底闪过一抹精光,在礼物放到陆音离手里时,他粗茧的手掌在包装盒底部拍了拍。

礼物盒是反的!

以往,陆音离外公在世的时候,总会把她喜欢而母亲又不让她搜集的那些小漫画,偷偷地藏在给她礼物盒的夹层里。

陆音离情不自禁地在礼物盒右侧快速地弹了两下。

咚咚,听到回应声,陆音离心底一惊。

这种默契只有外公最清楚,莫非他就是......

心底的答案呼之欲出,陆音离刚想开口询问,一抬眸,眸光不经意对上继母刘晓珊直勾勾的眼神。

自打外公去世后,这还是她第一次有礼物收到手中,刘晓珊和陆攸琦这对母女,怎么会不惦记?

陆音离垂下眸,目光深邃。

就让她们好好享受一下这最后的安稳和美好吧。

想着,陆音离恢复常态,轻笑着打开了礼品盒。

“哇塞,刘爷爷你真好,这么久了还记得离儿最喜欢翠峰阁的皮影,谢谢您!”

刘老爷子露出赞许的点点头,这一刻,他忽然秒懂了故友的用意。

看到只是几张皮影,刘晓珊的眸底划过一抹轻蔑。

这个死老头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抠门!

直到刘老爷子将陆音离推到陆四海面前,陆音离才将礼盒收了起来,交给了一旁的侍者。

“小陆,离儿孩子可是我和楚老看着长大的,以后,你可要好生照顾!”

刘老爷子是公司的元老,这话自带分量。

陆四海笑着点头:“放心吧刘老,这可是我亲闺女,我肯定好好照顾的。”

陆音离双眸微眯,脸上虽然挂着笑意,眸底却一片冰冷。

陆四海说这话,脸不疼吗?

三年未见,刘晓珊守在一旁,侦查了半天,也就得出两个结论。

一:三年时间,乡下的苦日子早就将这小丫头磨平了。

二:就是这丫头太会伪装。

不管哪一种,她今天得试上一试了!

刘晓珊在心里盘算着。

慈母的模样,她今天当着媒体的面得做足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