娇妻在上:夜少,强势锁婚!最新章节小说免费_云倾北冥夜煊小说免费无广告-懒朵儿作品

2020-10-18   来源:天天小说网
  • 娇妻在上:夜少,强势锁婚!最新章节小说免费_云倾北冥夜煊小说免费无广告-懒朵儿作品娇妻在上:夜少,强势锁婚!最新章节小说免费_云倾北冥夜煊小说免费无广告-懒朵儿作品

    新书推荐,娇妻在上:夜少,强势锁婚!最新章节小说免费_云倾北冥夜煊小说免费无广告-懒朵儿作品《娇妻在上:夜少,强势锁婚!》主角是云倾北冥夜煊,懒朵儿是这本小说的作者,小说内容丰富,情节扣人心弦,引人入目,喜欢这本小说的书迷们快来阅读吧!描述: 重生前,云倾被渣男贱女联手背叛,他们害她母,污她名,谋她财,害她众叛亲离,家破人亡,香消玉殒!再次睁眼,她再也不是那个软弱可欺的名门千金,一跃开启怼天日地撕渣男的复仇生涯。白莲花姐姐被盘到跪地求饶,“妹妹,我知道错了,求求你放过我吧!”云大佬坐姿优雅,笑的极美极恶,“玩不玩你,怎么玩你,看我心情。”前任未婚夫悔恨求婚,“倾倾,嫁给我,我会对你好一辈子!”云倾抖手,提刀,用尽全身力气,对准渣男劈了过去,“滚!”他是天底下所有女人都疯狂想嫁的总裁枭少,俊美冷酷,强势狠厉,不近女色,却独独将那朵跌落神坛、声名狼藉的恶女娇花,捧在手心,时时娇惯。“乖一点,嗯?”

    状态:已完结
    APP下载 微信阅读

娇妻在上:夜少,强势锁婚!最新章节小说免费_云倾北冥夜煊小说免费无广告-懒朵儿作品 介绍

《娇妻在上:夜少,强势锁婚!》主角是云倾北冥夜煊,懒朵儿是这本小说的作者,小说内容丰富,情节扣人心弦,引人入目,喜欢这本小说的书迷们快来阅读吧!描述: 重生前,云倾被渣男贱女联手背叛,他们害她母,污她名,谋她财,害她众叛亲离,家破人亡,香消玉殒!再次睁眼,她再也不是那个软弱可欺的名门千金,一跃开启怼天日地撕渣男的复仇生涯。白莲花姐姐被盘到跪地求饶,“妹妹,我知道错了,求求你放过我吧!”云大佬坐姿优雅,笑的极美极恶,“玩不玩你,怎么玩你,看我心情。”前任未婚夫悔恨求婚,“倾倾,嫁给我,我会对你好一辈子!”云倾抖手,提刀,用尽全身力气,对准渣男劈了过去,“滚!”他是天底下所有女人都疯狂想嫁的总裁枭少,俊美冷酷,强势狠厉,不近女色,却独独将那朵跌落神坛、声名狼藉的恶女娇花,捧在手心,时时娇惯。“乖一点,嗯?”

娇妻在上:夜少,强势锁婚!最新章节小说免费_云倾北冥夜煊小说免费无广告-懒朵儿作品 免费试读

第8章

虽然她已经领证了,但在道义上,云倾跟陆承,还是未婚夫妻的关系。  这个尊贵的男人,现在严格意义上算起来,还是个第三者......

       云倾唇角露出一丝轻笑,“我不会让任何麻烦惊扰到你。”

难得有人不计较云倾的声名狼藉,跟她领证,她自然不能因为自身的过失,让对方受到牵连。

北冥夜煊听到她如此泾渭分明的话语,手指顿了下,不动声色地掩去眼底的危险暗芒。

他的新婚小妻子,明显是将这两人的婚姻,当成了一桩明码标价的交易。

或者说是报复云家和陆家的工具。

但......

事实真的能如她所愿吗?

***

是夜。

云城最大的慈善拍卖会现场。

云倾坐在二楼贵宾间里,饶有兴趣地看着楼下的场景。

她过去二十年虽然生活的还算不错,但也有不好的地方。

最大的不如意,便是先天不足,身体孱弱。

如若不然,依照她冷酷狠绝的性情,也不会去当指挥官,早就亲自去冲锋陷阵了。

鉴于身体和身份的原因,云倾很少会出现在这么热闹的社交场合中。

拍卖会更是第一次来。

北冥夜煊见她懒洋洋地趴在窗台上,心情极好的样子,眸色微暗。

云倾很快就发现了让她感兴趣的东西。

她在底下坐着的人群中,看到了云千柔与陆承。

这两个人,之前为了博美名,大庭广众之下,还会收敛一些,自从发生了退婚事件之后,两个人完全就是无所顾忌地出现在同一场合。

不止不会被骂渣男小三,反而收获了一大批赞美祝福的声音。

云倾捧着杯子喝茶,眼底掠过冷意,想来是她上午教训的太过了,陆承带着云千柔专门来这里散心的。

云倾忽然似想到了什么,回过头,对上了北冥夜煊的眼睛。

对方也正在看着她,视线深的似乎是想要看穿她整个人。

云倾直视着他,缓缓地说,“我要整云家和陆家,甚至可能会整到他们家破人亡。”

北冥夜煊身份成谜。

但就云倾所看到的,这个男人的一言一行,都带着上位者的冷酷与尊贵。

那么大的英皇集团,他眼睛都不眨一下就送给了她当聘礼。

拥有这样气场与魄力的人物,绝对不会追究传统意义上的对错是非。

但有些事情,还是要提前说清楚。

毕竟,没有人知道真正的云倾已经死了,陆承欠了她一条命。

而云家,又是云倾的家,里面都是她的亲人。

她的报复,在旁人眼里,绝对属于心狠手辣,大逆不道。

北冥夜煊眉头皱了皱,“你想做什么,就放手去做,云城之内,你什么都不用怕。”

云倾立刻就笑了,虽然觉得没什么必要,但还是郑重地解释了一遍,“我跟陆承,没有任何关系。”

跟陆承有关系的那个云倾,已经被他亲手杀死了。

北冥夜煊看着她一脸认真的样子,眼中的黑暗忽然就消失了。

他微微倾身,靠的与她近了一下,温柔地说,“我知道。”

即便有,他也会彻底断了他们之间的关系。

云倾目光微凝。

似乎没想到,北冥夜煊会这么信任她。

放在任何一个男人,似乎都不应该如此轻而易举地相信她的话才是......

毕竟之前的云倾,爱陆承真的爱的死去活来,做了那么多出格的举动。

云倾一想起,便为那个女孩,感到心痛和不值。

北冥夜煊抬手,摸了摸她的头发,不动神色地搂住纤细的腰,直视她的眼睛,声音带着蛊惑鼓励的意味,“五天后,要光芒四射地去,告诉那两个玩意儿,没了他们,你会活的比任何人都好。”

云倾再次怔住。

她忽然笑了起来,抬手拂过他精致的眉眼,感激地笑了一下,“我会的。”

恰巧此时,台上放出了今晚慈善拍卖会的最后一件拍卖品。

那是一颗极为罕见的翠青色钻石,完美若星辰,透着寒凉尊贵的味道。

在这颗钻石出现那一刻,现场气氛瞬间紧张了不少。

众所周知,青色的宝石本就少见,更何况还是这么大一颗,七彩石中,粉色可爱活泼,红色大气雍容,青色最为低调尊贵。

最主要的是,它实在是太罕见了,独一无二,绝对不会有遇到同款的尴尬。

女人们扯着身边男人的袖子,期待又火热的眼神,黏在上面,几乎舍不得挪开。

主持人介绍,“这颗宝石是三年前赌石大赛冠军开出来的宝石,几百年难得一遇,还未曾有过主人,属于无价之宝,底价八百万!”

八百万,这对于云城最顶级的一批富豪来说,并不算什么。

尤其是带了女伴的,也乐意出出风头。

当即就有人举牌。

“一千万!”

“一千二百万!”

“一千五百万!”

价格喊到三千万的时候,基本只有几个人还在坚持。

毕竟不是所有人都会花几千万去买一颗钻石,也不是所有的女人,都值得男人一掷千金。

在一片女子的抱怨声中,陆承面色高傲地开了口,语气透着一股志在必得的味道,“五千万!”

众人抬头望去,见是陆氏的总裁,几个少有的还在开口的,顿时也歇了争夺的心思。

女人们羡慕又嫉妒地盯着坐在他身边,一派温婉美丽的云千柔,窃窃私语。

“云千柔可真好命,明明是个私生女,却被陆家大少爷当成宝......”

“也怪那云倾实在太作死了,有未婚夫,竟然敢跟那么多男人有-染......”

“对呀,我要是陆承,有那么个恬不知耻的未婚妻,我也会选才华横溢的云千柔。”

云千柔感受着无数道羡慕嫉妒的视线,虚荣心得到了巨大的满足,挽着陆承的胳膊,脸上一片喜悦与柔弱。

就算她抢了光明正大以小三女儿的身份,抢了云倾的未婚夫又怎么样?

她现在得到的,可全部都是羡慕与祝福。

云倾想跟她斗,还差的远!

“五千万一次!五千万两次,五千万三——”

就在所有人以为事情尘埃落定之后,忽然一道低沉魅惑声音,横空降下。

“五亿!”

众人一惊。

反应过来后,以为自己耳朵出错了。

五亿?

买一颗钻石......

几秒钟的寂静之后,轰的一声——

现场气氛爆炸了。

一行人集体抬头,错楞地循着声音朝着二楼望去。

就见二楼贵宾间的栏杆处,搭着一只修长透白的手,男人的手,透着一股尊贵强势的味道。

透过栏杆缝隙,隐约可以看到一道黑色的身影坐在沙发上,虽然看不清容颜,但那身尊贵凛然的气场,隔着这么远,都压得人喘不过气。

靠着男人的位置上,还坐着另外一抹纤细美丽的倩影......

女人们面露疯狂与痴迷,怔怔地盯着那道身影,心脏狂跳,纷纷猜测他的身份。

要知道,今天他们来的时候,拍卖会说是二楼贵宾间被封了,不得进入。

他们刚才不知道是什么原因,此刻全明白了。

竟然能让云城最富有的一批大人物为他一个人让让道清场,这男人,身份得有多尊贵?